非洲白化病患者遭猎杀 身体器官被抢走制成药剂

0

更新时间:2015-7-17 15:36:09  阅读次数:1399

 

    斯塔福德现年25岁,刚刚为小妹妹们讲完睡前故事,4名蒙面男子冲入她们的土屋,用手电筒晃花她们的眼睛。一人拉起她的胳膊,另一人使用弯刀将胳膊齐肩砍下。斯塔福德的另一条胳膊也没能保住,后来在医院被截肢。

    坦桑尼亚白化病患者生活在恐惧中,因为他们的身体器官被卖给巫医,据说能带来好运和财富。27岁的姆巴鲁·约翰(Mbalu John)有4个患白化病的孩子,他们都住在卡班加(Kabanga)学校中,这里是白化病患者的安全屋。

    27岁的索菲亚·朱玛(Sophia Juma)与2个月大的女儿塔图(Tatu)。朱玛的4岁女儿庞度·艾曼纽尔(Pendo Emmanuelle)被从家抢走,她再也未见过她。朱玛现在非常担心小女儿的安全。

    巫医雇人砍下白化病患者的身体器官,以便于他们将其变成药剂,提供给富有的客户。图中是达累斯萨拉姆巫医集市上出售的蛇皮、骨头、野猪牙、狗头骨以及植物根茎等。

 

  国际在线专稿: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7月16日报道,对于坦桑尼亚的巫医来说,白化病患者的身体和器官拥有无穷魔力,能给其他人带来好运和财富。因此不少白化病患者成为被猎杀的对象,他们的皮肤、四肢甚至内脏器官都被拿去卖钱。《每日邮报》记者采访了多位坦桑尼亚白化病患者,听他们讲述了这些病态贸易及其背后的故事。

  现年25岁的米丽亚姆·斯塔福德(Miriamu Staford)的父母是非洲黑人,但她的皮肤却是白色的。她将金色的头发扎成马尾辫,灰色眼睛中闪耀着蓝色光彩。斯塔福德是一名白化病患者。在非洲,白化病患者被认为拥有超自然力量,他们的身体器官可带来财富和好运。斯塔福德目前躲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(Dar es Salaam)的安全屋中。

  2008年10月份,刚刚为小妹妹们讲完睡前故事,4名手持弯刀的蒙面男子冲入斯塔福德的土屋,用手电筒晃花她的眼睛。一人拉起她的胳膊,另一人使用弯刀将胳膊齐肩砍下。斯塔福德回忆称:“他们的刀很钝,一下下猛砍。到处都是血,他们猛拽,直到将我的胳膊拽下来,我痛得尖叫。”

  斯塔福德的妹妹们跑出土屋,她的父母被锁在另一个屋子里。当袭击者砍自己第二条手臂时,斯塔福德依然意识清醒。直到外面响起邻居呼叫的声音,这些袭击者才停下来,并带着“战利品”逃离。但斯塔福德的另一条胳膊也没能保住,后来在医院被截肢。

  在东非,像斯塔福德这样的白化病患者大多生活在恐惧中。坦桑尼亚有记录以来的首起谋杀白化病患者案件出现在2006年,可怕的迷信甚至变本加厉,愈演愈烈。以前,巫医认为白化病患者的头发、指甲以及尿液已经足够,现在他们则需要白化病者的手臂、大腿、内脏甚至生殖器制作护身符或魔法药剂。

  这种趋势正愈演愈烈,甚至有白化病儿童从母亲怀中被抢走的事件发生。27岁的索菲亚·朱玛(Sophia Juma)的4岁女儿庞度·艾曼纽尔(Pendo Emmanuelle)就在家中被抢走,自此后再未出现过。朱玛2个月大的小女儿塔图(Tatu)也像姐姐一样,是白化病患者。朱玛担心塔图也被抢走,她将自己所在房中,不信任邻居。

  朱玛的朋友、白化病人公益活动家约瑟法·托尔纳(Josephat Torner)称:“或许这个小女孩将被作为活体储备,无论何时需要,他们都可从她身上切片。”托尔纳本人也是白化病患者,他出生时,助产士曾建议其母亲毒死他。邻居谴责母亲与“邪恶灵魂”生下后代。

  据联合国统计,坦桑尼亚是对白化病患者来说最危险的国家。官方记录显示,自从2006年以来,坦桑尼亚已经发生156起白化病患者遇袭或被杀事件。实际数量可能高得多,因为许多袭击都未报告。(沈姝华)